当前位置 主页 > 画室排行 > 北京画室

北京北服人画室校长|申少——自是风景

作者:启明星的指引   2022-04-06 10:27

传说公元前12世纪,迦太基的狄多女王带着自己的随从漂洋过海,来到现在的突尼斯城的旧址。她见那里地势险要又可控制地中海交通要道,于是决定在海边建城。

然而她的举动触犯了他人的利益,当地人规定:外来人只能占有超过一张牛皮大小的地方。不走寻常路的狄多成功地利用了这条规定,她把牛皮剪成一根根又细又薄的皮条,用皮条围圈,这使她得到了一块足以安身的地盘。后来,她发挥自己的头脑和耐心不断扩张,在这张牛皮大小的面积基础上,发展成了今天的突尼斯城。

这显然是一种属于女人的智慧。精耕细作,物尽其用,充分利用自己身边唾手可得的东西并将其作用最大化。今天的旁观者,要呈现一个现实生活中的类似实例。

image.png

(2019年的今天,申少依旧在给学生做范画)

“哎,你觉不觉得,其实我已经很成功了诶!你看,我可是05年就开始办画室了,这都14年了。我可能算是坚持的时间最长的了!我有时候可佩服我自己了!哈哈哈哈…….”

这是北服人画室的校长申少,跟我在咖啡馆闲聊的时候发出的感慨。的确,作为北京宋庄少见的画室女老板,她能从05年办画室,一直保持独立并坚持到2019年的今天着实不易。就像她在和人熟识之后发出的爽朗笑声一样,在这十几年打拼的背后,是一份执着,外加一份乐观,还有一点自得其乐。

image.png

今天的北服人画室,位于北京宋庄的东北角的一处像古堡一样的小楼房里。与很多画室不同,申少的北服人从不会紧锁大门,任何一个到访的客人都可以轻松地推开那扇涂着白漆的奋斗门。进入不大的校园,你会惊奇地发现,这里竟然养着三只孔雀。室内,百十来个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绘制着属于他们各自的梦想。学生、老师、后勤、包括申少自己,画室的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

image.png

(北服人院子里养的孔雀)

“申姐,有客人来了!”

“申姐,有学生请假!”

“申姐,断网了!”

……

身为画室的女掌柜,申少快速地穿梭在“古堡”里的每一个角落,稍不留意,她就会在你的眼前消失——但是其实她并没有离开,她一定在画室的某一个地方处理着各种杂七杂八的事务。教室里,申少的丈夫,张萌老师,正安静地给学生修改着画面。这是一对夫妻档,他们就像一对年轻的父母,不仅要带好自己的孩子,还要管好别人的孩子。作为画室的女主人,申少不可避免地承担起顶梁柱的角色。

image.png

(一张符合北服要求的素描范画)

眼前的申少和其他画室的老板还有一点明显不同,她不仅熟悉运营画室,可以胜任教学,还对画室的网络营销和内容宣传很在行。她是我见过的仅有的会自己写公众号,自己做网站SEM,自己亲自接听咨询电话的老板——“一切亲力亲为,才能最大限度地避免损失!我自己犯错我自己认,但是绝对不能因为自己的大意后悔。”这就是申少精耕细作的真实现照。

image.png

(自己亲自剪片子的申少)

而身为男主人,张萌则承担起了学生的日常管理和教学任务。他每天准点上课,按时讲评,24小时中除去睡觉,其实他大部分的时间是和学生在一起分享的。自然,他也得到了绝大多数学生的拥护。

image.png

(申少和张萌)

和北京很多画室喜欢主打央美、清华不同,申少给自己的定位简单且明确:“我们曾经是北服人,无论走到哪都是北服人,我的画室就要培养未来的北服人。”也正是因为这种简单明确的定位,让北服人的学生常年稳定,始终保持和画室的目标同步。

从07年至今,画室始终保持着固定的学生数量。虽说随着成本的不断上涨,画室也需要不断地扩充规模,但对于申少和张萌来说,特色突出,目标务实,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自得其乐其实就是他们经营这家画室的全部希望。

image.png

(日常课堂)

从2007年到2019年,每年北服人考取北京服装学院的人数都足以令人称道,这也是申少最引以为豪的地方。究其原因,申少毫无保留的进行了揭秘:

“其实,我们都是学造型出身的。北服这个学校也有一个美术学院,我们都是这个学院毕业的。但是这个学院其实承担着每年北京服装学院所有美术类专业校考的出题、阅卷工作。北服需要什么水平、要求什么风格、喜欢什么路数,我们可以说是了然于心。这么多年,每年考什么,什么标准,我们实在太了解了。”

即便是轻车熟路,但想要保证每年的高成功率也绝非那么简单。“北服的考试其实就是北京专业名校的方向。这和央美、清华的考试有很大区别,同样需要严谨学术研究进行支撑。其实每年我们都在不停地研究考题,研究校考的变化,只有不停地跟上学校的节奏,才能保证教学方向的正确!

不过有一点很有意思,因为北服相对央美清华要容易一些,很多复读多年的老复读生其实最后都是从我这里实现大学梦想的。而且北服的培训周期其实要相对短一点,很多基础不错的学生联考之后来培训都是完全来得及的,所以相比其他画室,北服人其实有两个招生季。想一下还是挺值得开心的一件事。”提起自己的画室的特色,申少滔滔不绝。

身处北京的画室圈,能拥有一个稳定、团结、具有使命感的团队可以说是立足行业的根本。12年的时光足以看作一个轮回,相同的价值观让几个北服人齐聚北服人画室。经过多年的磨合,北服人如今已经拥有了完备的教学团队来服务教学。提起北服人,申少和张萌其实已经成为团队的一部分,十几个老师如今成为了一个稳定集体,他们全是北服人。

image.png

2010年,申少和张萌为了能吸引更多的生源,办起了北服“保过班”。几个月疯狂的教学和管理之后,成绩出来了。所有保过班的学生无一例外的冲进北服小圈,可是张萌的身体却撑不住了。从那以后,申少再不会为了结果过分强迫自己的团队。因为她开始懂得,只有身边人的陪伴,才是支撑自己继续前行的最大动力。如今的北服人,稳定地保持着自己的规模,不和他人产生利益的摩擦,不和别人争抢市场,他们按照自己固有的节奏和轨迹,一步步向前迈进。

说实话,认识申少的时间统共也就一个月。但通过这一个月的接触,我发现作为一个职业女性,她无时无刻不在传递出一种属于她独有的逻辑:她并不想筑起高墙,拉开与他人之间的距离,防止别人踏入。但她又必须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因为如果某一天,当暴风雨来临,她希望自己可以不需要依靠外力的帮助,自己抵御外界的风浪。

image.png

很幸运,她的身边还出现了一群不再需要她独自“劈荆斩刺”,不介意她“强势能干”的稳定团队,让她可以不时恢复到“小女孩”的状态,流露出很自然的天真和纯净。

image.png

后记:

对于世界上的大部分人来说,“成功”都是一种结果。有人认为身居高位是一种成功,有人认为腰缠万贯是一种成功。但其实所谓成功应该是一种充分的准备,一个持久的过程,至于结果,那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事,得到之后,却往往立刻会被更高的期待所取代。今天的申少,或许就是正在“成功”状态下不断努力,却对最后的结果不太在意的人。她并不羡慕他人,因为自身便已是风景。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转载编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yikaohao@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