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资讯 > 推荐热文

落马副市长连植发都让商人买单,违纪违法金额超九千万

作者:星河日月   2021-11-25 17:30

11月25日,陕西省纪委监委发布题为《“攀附”自我毁灭——西安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强小安案警示(上)》的文章,首次披露了强小安案细节:


2020年带队运送物资驰援武汉回西安后,选择主动投案,但掩盖其违法犯罪事实,企图瞒天过海、蒙混过关;


通过时任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陈国强进入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的小圈子;


违纪违法金额共计9116.82万元,其中涉嫌受贿犯罪所得为7465.82万元。


搞政治攀附违纪违法金额超九千万


落马副市长连植发都让商人买单,违纪违法金额超九千万(图1)


强小安,曾用名强晓安,1964年4月出生于陕西西安,经济学博士。


公开资料显示,强小安从基层干起、履职从未出过西安市。强小安先后辗转长安县财政局、审计局、外经贸委、计划委等单位。2001年,37岁的他被评为“陕西省十大杰出青年”。


2002年,长安县撤县设区,强小安出任长安区发展计划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


2005年1月,强小安被调到西安市。其后10多年,他先后担任西安市发改委(市西部开发办)副主任,西安国际港务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主任,西安国际港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务。2017年2月,他出任西安市副市长、市发改委(市西部开发办)主任。


2020年2月,强小安任西安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一级巡视员,两个月后,被免去西安市副市长职务,同年7月被查。


2021年1月,强小安被双开,官方称其:搞政治攀附,对抗组织审查;默许亲属长期借用私营企业主车辆;利用职权为其亲属谋取利益;亲清不分、以权谋私,甘于被围猎,将开发区建设作为与私营企业主利益交换的筹码。


2021年3月,强小安被提起公诉。


检方指控,强小安利用担任西安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主任,西安国际港务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主任,西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等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承揽、项目建设、立项审批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索取、收受他人财物。


此次陕西省纪委监委披露,强小安违纪违法金额共计9116.82万元,其中涉嫌受贿犯罪所得为7465.82万元。


赵正永的“圈中人”


强小安攀附了谁?


据陕西省纪委监委披露,强小安攀附的“大树”,正是时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赵正永。


公开资料显示,赵正永曾在2012年12月至2016年3月担任陕西省委书记,之后任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9年1月被查。


2020年7月,赵正永被判死缓,且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根据法院审理查明的情况,他敛财7.17亿余元,其中2.9亿余元尚未实际取得,属于犯罪未遂。


落马副市长连植发都让商人买单,违纪违法金额超九千万(图2)


据《环球人物》此前报道,赵正永主政陕西时,政府、国企、商界人士纷纷苦练球技,投其所好,网球运动成一时风尚,为的是得到赵正永的提拔和器重,“在网球场上,捡球的都是厅官”。


强小安是如何进入赵正永的小圈子?


2010年,强小安与时任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陈国强相识后,通过一起打网球、探讨书法等途径与其拉近关系。


落马副市长连植发都让商人买单,违纪违法金额超九千万(图3)


陈国强落马前的职务是陕西省副省长,他曾是赵正永的“大管家”。


2013年,强小安向陈国强赠送多幅名人书法作品,进而通过陈国强进入了赵正永的小圈子。


2010年至2016年期间,强小安为得到赵正永的关注和重视,经常陪同赵正永打网球,并索要和收藏赵正永亲笔签名的网球,借机讨好攀附赵正永,为自己营造声势,谋求职务晋升。


将港务区当成自己的“私人领地”


除了搞政治攀附,强小安还被指将开发区建设作为与私营企业主利益交换的筹码。


2008年,西安国际港务区正式成立,强小安先后担任国际港务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主任、党工委副书记。


据官方披露,强小安将港务区当成自己的“私人领地”,与商人王某、梁某等人沆瀣一气,建立“走路基金”,吃喝玩一体,搞小圈子。


强小安还肆意插手和干预工程建设项目,从中收受巨额贿赂:


帮助私营企业主王某拿到项目工程款,并协调收购了王某开发的西北出版物物流基地图书大厦A栋办公楼。王某获取巨额利益后,将3000多万元送给强小安。


在梁某的一个项目上予以关照、推进,梁某便以买房、装修、过年、过生日、出国考察、儿子结婚等各种名目,先后送给强小安900余万元。


更为滑稽可笑的是,就连强小安移植头发的费用也是由梁某支付的。


假投案真对抗


2020年2月19日,《西安日报》报道了一则消息:西安市驰援湖北213吨慰问物资抵达武汉。


负责带队运送这批慰问物资的,正是强小安。


据陕西省纪委监委的文章披露,当时正值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时刻,一趟武汉之行让强小安的内心受到很大触动。


回到西安后,他选择主动投案。不过,强小安交代的都是已经暴露出来的个别问题。除此以外,他还事先与多名涉案人员串通,伪造股票账户管理协议,转移藏匿赃款赃物,订立攻守同盟,掩盖其违法犯罪事实,甚至还让涉案人员出国躲避,企图瞒天过海、蒙混过关。


事实上,从2018年开始,强小安的内心就已经不踏实了。


特别是2018年8月,当备受关注的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专项整治工作以雷霆之势开展时,曾多年在长安区任职的他便有所警觉:


担心其违纪违法问题败露,特意指使儿子将收受王某的3000余万元赃款虚假退回;


授意儿子伪造股票账户管理协议,将其收受郑某的80万元赃款统一口径为股票分红;


还将其出资购买的别墅过户至他人名下,由他人代持。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强小安以为只要自己拒不承认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蒙混过关,终究逃脱不了党纪的严惩。

[ 标签: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转载编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特别推荐

热门关注